凤帝云霄

【楼诚/凌李】小爱(二十五)留白的完结章

人生中第一篇长评献给最爱的你~
语言有些混乱,主要是想到哪说到哪了~就凑合看吧😂😂😂
你是我楼诚圈里,第一个用心去勾搭的太太,从第一章开始,每一章的底下,不管是关乎那个时代的感慨还是关于楼诚的吐槽,我还是在努力的刷着我的存在感~_~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做个默默地窥屏党很少留言的我会突发奇想的来勾搭你~然而很开心的是,我们很大程度上观点还是很一致的(这样说没错吧(*¯︶¯*))
楼诚是你的白月光,也是我的白月光,入圈就是因为这一对~他们真的符合我的一切苏点。
不管我们再怎么想象,但说真的楼诚在那个时代,如果不是架空的背景的话,真的太难he了。就算是熬过了抗战,那之后的内战呢,再后来的那十年呢?很高兴也很感谢你提供了一个新的思路>3
对于凌院长来说,他对熏然宝宝是从内心到身体上慢慢的宠溺呀~可能也是因为对于上一辈子的遗憾吧~楼诚是用来虐的,至于凌李,那必须是用来甜的宠的呀(*¯︶¯*)
在我看来,明长官最痛苦的事情就是当初亲手杀了阿诚吧,阿诚是真的满心满意的信赖着明长官,才会在最后的时刻选择由他来结束自己的生命,可这对于明长官来说,就是亲手斩断了自己的半身啊。所以他在看到熏然宝宝受伤的时候才会那么崩溃,他是真的害怕熏然离开他呀。
熏然是幸运的,他遇到了凌院长。凌院长有着所有明长官的知识、见解、圆滑,也多了可以将他们的感情展现在世人面前的勇气(或者说,他现在可以不用伪装自己,可以将自己的真实想法很大程度上的表现在外面。)他不用再向阿诚那样左右逢源、游走于龙蛇鬼神之间,也不用苦苦压抑自己对于凌远的感情,可以光明正大的表示自己的独占欲,还有一个无比宠爱他的凌院长,他比阿诚幸运的太多。
感谢你的这篇文(啊呀~实在是不知道要说什么了呀)总之~爱你( ˘ ³˘)♡
期待你的荣方接下来的发展~
写的不好就多多担待了呀≦(._.)≧

搭车人:

    一年后,中国南京,作协交流会。


    礼堂里的作家和历史研究专家都是有头有脸的教授级人物,一群中年以上的高级知识分子,齐齐赞赏地望着台上那个横空出世的年轻人。


    李熏然一身警察春秋常服,眉眼青涩,身形挺拔,矜贵而优雅地侃侃而谈——别说,隐约中还真有些民国遗少的姿态。


 


    “一个世纪有多长?如果以一个家庭作度量,大概就是五世同堂。那如果放在中华五千年的历史中呢?说来不算久,对不对? 可正是距离现今最近的这个一百年,有一个曾经显赫一时的家庭,竟然被埋没在了战火烽烟和纷乱党争里。幸得明丛芜先生提供一手资料,我才有机会把这一家功高早逝的英雄挖掘出来,今天,也请各位老师帮我做个见证……”


    警服本就自带威慑力,加上李熏然由心而发的锐气,整个人都有种掌控全场气势。


    “清朝末年,江南苏州出了一位科举入仕的高官。时势造英雄,他的子女承其大志,在江南一代创办了纱厂、矿场、电话局、现代学堂……到了民国初,一族德才兼备的分支,在上海站稳脚跟,成为风光无限的沪上豪门明家。风光无限这种赞誉,他们绝对担得起,我没有半点夸张。”


    实际上,李熏然远没有看起来那么镇静,他的小腿甚至紧张得想要抽筋。他用轻微颤抖的手按下按钮,打开第一张PPT,那是满屏黑白老照片。


    “外寇侵扰,兵匪蹂躏。那个乱世里的沪上明家,却一手通商一手通政——长女明镜继承家业腰缠万贯,长子明楼掌握一方经济大权。按理说,这样显赫的大家族,再没落也不至于没法在历史里留一笔……可事实令人心寒啊,他们偏偏还真就——毫无痕迹! !”


    他骤然拔高声调,满腔愤怒溢于言表。


    “长女明镜,红色资本家,1940年死于押运生铁去往第三战区的火车,遗言是一句‘分离挂钩’!小弟明台,共产党员,中央银行北平分行金库主任,1948年夏,因国民党反腐反共行动死于北平!——触目惊心是不是?”


    说到这里,李熏然的激动和紧张反倒消散了,大概是说出了心寒的惨烈事实,心情反而会平静。


    “对,我也觉得触目惊心,”李熏然点点头,目光清冷地望着屏幕里明镜温柔的笑容,语气里不知不觉含了讽刺和戾气:“呵,还有更惊心的,我们慢慢说。”


    “老师们德高望重,一定不知道我这个毛头小子的来历。我是一个警察,刚转正不久,厚着脸皮自称人民公仆,有些记性好的人可能记得我,呵呵,那个新闻里大肆报道的,第一医院院长同性爱人。”


    全场哗然。李熏然并不在意地耸肩,歪歪头,骄傲得不可一世。


    “看我这张脸,熟不熟悉?”李熏然不等台下有所反应,自顾自换了一张PPT——那是十分清晰的明诚的照片。


    “看吧,跟我长得很像的,明家次子明诚。1935年在巴黎加入共产党,39年回到上海,披着军统上海站指挥小组成员的外皮,潜伏于汪伪政府经济司和特务委员会……厉害吧?三重间谍来着。后来抗战胜利,他不屑内战,清高地跑到报馆当了个政经记者,48年因拿到明台骨灰而暴露共产党身份,死于重庆政治犯监狱……”


    毫不在意的态度,清冷无情的语气,极度放大了李熏然刻意表现的讽刺。


    “这么牛逼的人,建党英雄和建国英雄,这我们都能忘?哼,也不知道是谁把他们的功绩磨灭的,也不知道这些人是哪来的胆量,更不知道这些人晚上睡觉的时候有没有故人入梦~哈哈~”


    明嘲暗讽得这么叛逆,倒真有年轻人的无畏劲儿。


    “好啦,还剩明家最厉害的那个长子明楼。明诚是三重间谍,明楼就是他所有身份的直接上级——伪政府经济高官,特务委员会会长,军统上海站A区情报组长,中共南方局领导。明诚暴露一月后明楼被捕,1949年一月死于国民党溃败前的屠杀……”


 


    凌远坐在光线昏暗的礼堂后排角落,一双集党政军医阅历于一体的眼睛紧紧盯着台上的李熏然。


    ——真漂亮,不愧是我养出来的优秀孩子。凌远心想。


 


    “这一支明家人,到这里就算死光了。当年金碧辉煌的明公馆后被占为国民党弹药仓库,在文革里,被红卫兵一把火烧成渣……明丛芜先生是明镜外亲哥哥的孙女,也是现在唯一在世的、知道明家人旧事的唯一一人。知道吗?一次抗战一次内战,加一次混账革命,沪上明家几乎被灭门!”


 


    扔下一句饱含锥心之痛的话,李熏然刻意停住——整个礼堂随着他的沉默变得寂静,他猜不到台下这些权威人士各自的态度。


    年轻的警察拥有一双目光锐利的眼睛,他环视台下众人,想从他们各异的表情里找出一些躲在国家枪端后、贪求功利的谄媚奉承的政党走狗。


    “我今天带来了明丛芜先生提供的资料,明镜明诚的照片,明镜和明楼的家信,明台的残缺档案,以及明丛芜先生的回忆手稿。不过可惜,我并没有找到明楼的照片,他的功绩和风姿,大概只能通过他的家人来想象一二分了。”


    凌远眼中含泪,却嘴角带笑,满心宠爱地听着李熏然在台上一本正经地胡说——这孩子的小心机,可爱的很。


    凌远可是把所有的老照片都给李熏然看过,连同巴黎留学时、内战分离时明楼明诚暧昧的书信,李熏然一个字都不落地读过。


    把明家人的事迹重新翻开,凌远只求一个正名,而李熏然却多求一步反击——他说:“我明家为了民族解放全家都死光了,建国以后不给名分就罢了居然还把我家砸了,这事儿,不能这么轻易结束!”


    “那你想怎么泄愤?嗯?”凌远轻轻摸着孩子光裸的后背,纵容到一切都任由他去闹。


    李熏然不是个善茬,平日里没心没肺,遇到大事才再压不住野性与豪情。


    “他们只知道我像明诚就够了,明楼的照片和书信,从今往后就是我的私人收藏!”


    凌远暗自得意:这孩子,就是不舍得把明楼明诚的爱情暴露在人前罢了!


    


    “好了,我的故事到此结束,希望各位叔叔辈的老师,抱着心里的良知,把明家人的故事传给后辈年轻人,毕竟,明诚先生最后的期盼,就是中国的未来前途光明。”


    李熏然随意地把手中的电子笔一扔,施施然走下台,直向凌远所在的角落走去。凌远也随之起身,优雅地理理西装,温柔地把脚步未停的李熏然揽进怀里。


    在众人注视的目光里,李熏然得意一笑,朝凌远邀功:“嘿~我棒不棒?”


    凌远回以宠溺的一字笑,轻轻亲吻李熏然的额头:“你最棒了,没人比你更棒!”


    一对恩爱恋人,只留给媒体镜头一个相携离去的背影。


 


    小富即安,小爱即欢。


    前世战火里奢求不得的幸福日常,现在总算被他们捏在了手里……


——————————————


①呼哇⊙o⊙,25章,《小爱》完结啦!感谢一直陪伴鼓励的小宝贝们!接下来,急求宝贝们太太们纵观全文的指正,求长评!求长评!求长评!顺利完成第一篇楼诚文,我还挺想摸摸自己脑袋的……


②以后不定期会发一些甜甜虐虐的番外,有前世楼诚也有后世凌李。


③再之后……我会沉下心来写《明月照人》,我的荣方白月光,冷也要写,笔力不够也要写。


④哦还有,纯谈恋爱绝不闹心的主谭赵副凌李,你们看不看?特别适合天马行空去发挥的谭赵~反正我任性,脑子里有大纲了,最近就会开的。


  嗯,再次谢谢,我爱楼诚,也爱你们大家。


  祝咱们平安健康,顺心无忧。

评论

热度(157)